环球塑化网 主页 > 环球塑化网 >

疫情时期的爱情:印度约会交友软件沉浮录

发布时间:2021-07-12

  短暂中断线上交友后,艾哈迈达巴德(Ahmedabad)的电影制作人 Akshat Darji 于去年重新安装了几款约会应用,以缓解封城期间宅家的无聊情绪。

  “去年,当我觉得有必要与他人建立情感联系时,我重新安装了之前用过的交友应用。因为我无法与任何人线下见面,所以线上约会似乎是一个安全的选择。我惊讶地发现,与去年相比,我附近成功配对的情侣更多了。”Darji 告诉 KrASIA。

  Darji 确信,即使配对的结果不令人满意,他也会交到一个可以聊天的新朋友。“我有过很多次线上约会的经历,每次都有不同的体验。我曾与一个匹配到的网友共享对网剧的爱好。实际上,很多时候由于网速不佳或其他原因,约会都无疾而终。”

  虽然 Darji 用线上约会填满了自己的日程,但他说,这种体验离真正的约会还差得远。

  和 Darji 一样,在印度过去一年的几次封锁与出行限制中,数百万人为了在交友配对平台上寻找伴侣(哪怕是随意的一次约会),不得不在约会体验上妥协。而另一方面,Tinder、Bumble、OkCupid 等约会应用的注册用户数也在迅速上升。

  “在疫情爆发的最初几个月里,用户数激增。我认为大多数用户都宅在家中,任何能引起兴趣的应用都被他们下载了。”交友应用 Aisle 的创始人 Able Joseph 说。

  根据 MoEngage 发布的一份《2020年全球手机端消费者趋势报告》,印度交友应用的日活跃用户(DAU)增加了398%,新用户的下载量跃升了413%。

  虽然像 Tinder 和 Bumble 这样全球化的大公司因其广受欢迎而持续获客,但印度本地的交友应用正迎头赶上。通过添加视频通话和预先录制的视频消息等新功能,印度本地交友应用改善了用户体验,使用户进一步适应以手机为媒介的约会。

  在2020年8月至2021年5月期间,尽管推出不到一年,本地约会应用 HiHi 的下载量超过了40万次。HiHi 用户甚至可以接受为部分功能付费,比如配对前发信息、允许一个人向他喜欢但还没有配对成功的人示爱。一般来说,约会应用只有在两人同时向对方右滑时才允许双方交谈——右滑表明用户有兴趣与对方交谈。

  Facebook 孵化的约会应用 GoGaga 推出了一项功能,允许用户扮演红娘月老的角色,从而服务于寻求正式、长期亲密关系的单身人士。

  随着印度人开始接种疫苗,另一个受到用户欢迎的交友约会软件功能是——表明已接种疫苗的“徽章”。许多用户拒绝与未接种疫苗的人匹配。约会应用 OkCupid 的最新调查显示,与1月相比,5月期间用户群体中“我接种了疫苗”的关键词增加了1400%。

  印度初创公司开发的这些新功能正转化为更多的用户流量。TrulyMadly 拥有约750万用户,越来越受到印度人的欢迎,而今年筹集 Pre-A 轮融资的 Aisle 拥有近530万用户。尽管本土交友应用的增长可观,海外约会应用的印度用户群体仍然规模庞大。Statista 的一项调查显示,Tinder 是2020年印度领先的约会平台。64%的受访者更喜欢 Tinder,紧随其后的是 OkCupid、Happn 和 Bumble。值得注意的是,约会平台 Bumble 于今年登陆纳斯达克,筹集了22亿美元。

  传统而言,约会在印度是不受欢迎的——尤其是在小城市。然而,随着疫情爆发、人们搬回老家,以及远程工作日益成为常态,交友平台发现,来自小城镇的流量有所增加。

  交友应用的流行如今不仅局限于大都市。虽然印度用户主要在地铁中使用 Tinder 和Bumble 等占主导地位的平台,但在生活成本较低、人口不如大都市区稠密的二线城市,本地交友应用拥有相当多的机遇。“我们相信二三线城市有巨大的潜力,目前正通过打破语言障碍向二线城市下沉。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多数用户已经从一线城市反向迁回老家居住。”HiHi 的创始人 Jitesh Bisht 告诉 KrASIA。据悉,该公司的营收即将达到盈亏平衡点。

  印度传统婚介的一个重要因素,且可能是最关键的因素,来自于种姓制度——一种将印度教教徒分为四类人群的等级结构,即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罗。种姓制度中最重要的一条是,来自不同种姓的人不能结婚。因此,印度的地方报纸充斥着相亲广告,以寻找同种姓的新娘和新郎。

  在印度,除了基于种姓的婚介系统外,GoGaga 还在努力通过用户的社交关系网络来匹配交友对象。“我们认为这个行业存在缺口。行业中有两种极端情况:一是传统的基于种姓的交友应用,二是为附近的陌生人交往提供便利的应用。因此,我们创建 GoGaga 的愿景是找到一条中间道路,帮助人们通过社交关系的关联来找到一段值得信赖的亲密关系。”GoGaga 的联合创始人 Neha Kanodia 说。

  随着印度的约会场景日益成熟,寻求稳定亲密关系的市场也扩大了。Bumble 2021 年的一项研究显示,每三个印度人中就有一个想要拥有稳定的亲密关系。

  去年,已到而立之年、居住在 Pune 的心理学家 Anouksha Pingle 开始思考自己生活中的优先事项——她认为真爱至上,任何事都比不上人生伴侣。经过三个月时间,她浏览了 OkCupid 上几十个用户的资料,经历了不同的交往阶段,终于找到了她眼中可能的真命天子。

  “我的伴侣是飞行员兼医生 Varun Bide。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沉溺于闲聊,此后我们第一次尝试视频通话。几个月后,他飞到 Pune 做手术,我们就是在那时见面的。”Pingle 告诉 KrASIA。

  成立了两年的交友应用 andwemet 的创始人 Shalini Singh 认为,在互联网上寻找伴侣是一件难以达成的事情,只有少数人能应付得来。

  Singh 说:“大多数使用在线交友平台的人发现,在互联网平台上寻找约会对象类似于寻找他们梦寐以求的工作,可遇而不可求。虽然所有的交友平台都致力于解决线上约会不可持续的问题,但平台的性质决定了其难以对此加以改进。” 此外,Singh 补充道:“andwemet 为长期的亲密关系而生。我们认为,用户应该在整体上相互了解,而非仅仅基于生理特征来实现配对。”